当前位置:首页 >> beplay官网注册页

水猴子、抬棺材、诡梦网友讲述自己的那些灵异经历……

发布时间:2022-09-19 23:52:27   浏览次数:1次   作者:超级管理员

  水猴子、抬棺材、诡梦网友讲述自己的那些灵异经历……此事发生在97年的暑假期间。当时和几个朋友约着去河里游泳。河的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沙坝,可以站人。我们几个就游到沙坝上去了,然后躺在上面享受日光浴。

  过了不多久,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本来很热的中午却让我有了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我深感这预兆不太好,于是站起身四处搜寻着平静的河面,希望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就看到大概在我右前方四十米远的地方有三个如水烧开了那种翻滚的气泡。虽然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但却能感觉到那绝对不是好东西。于是,我就叫伙伴们起来,问他们能不能看到。

  他们说看不到,我坚决说有东西,他们由开始的不相信转变为害怕。然后有人提议说赶紧往岸边游。

  那三个气泡就开始围着我们的沙坝转圈,*后有两个气泡消失了,其中一个气泡游到了沙坝的左下角,然后也消失了。

  我正松了口气的时候,就突然看到刚刚左下角气泡消失的地方有一只全身红色的猴子,用猴子来形容也不太恰当,总之看着怪怪的,它一直盯着我们看

  炎热的中午在那一时刻变得寒气逼人,我们每个人身上都鸡皮疙瘩乱窜的感觉。我的朋友们这下也看见了它,全部吓得挤在一堆。谁都不敢再下水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们的耐心也在逐渐消失,但也深知此刻下水和自杀没有区别!

  就这样僵了大概半小时,远处传来嬉笑声,原来是另外一群比我们大的孩子带着‘轮胎’来游泳了,我们再去看那‘猴子’时,它就消失不见了。然后我们全部不约而同的跳下水,飞快的往岸边游。

  上了岸之后我们赶紧将刚刚那一幕给那些大孩子说,他们全部以为我们是吓他们的,还说气泡只是漩涡而已。没办法,我们就回家了。

  我把此事告诉了外婆和爸妈,我爸爸差点揍我,因为他警告了我很多次不能私自下河游泳,当时幸好有外婆护着。外婆叫我*近都不能去河边。

  本以为此事就算完结了,三天后,我们这里医院院长的儿子汪洋和另外他的两个朋友淹死在沙坝边,尸体至今都没有找到!

  我们寝室在四楼*里面一个房间,常年见不着阳光,阴森森的。旁边就是一片荒地,我记得从阳台探出头就能看见那片地。其实地里也没啥,就是一片土坡,长满了野草。

  当时我读大二,因为经常接触尸体,动不动就开刀啊之类的,所以胆子也不算小。

  那天是7月11号,天气很闷热,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刚考完*后一门试,再过几天就都要回家过暑假了。

  那天下午我补觉,睡得昏天暗地,一觉起来,已经是五点多了,于是我就点了外卖。

  然后就靠着墙坐在床上,一边吃着炸鸡一边刷前几天没看完的《美国恐怖故事》(我有床上电脑桌),我还经常开玩笑说这是提升专业素养,锻炼心理承受力。

  我们寝室是标准四人间,上床下桌,另外三个室友,姑且就称他们为A,B,C吧。

  晚上快8点的时候,天已经麻麻黑了,这时候我听见外边下雨了,是那种豆大的阵雨,我们这边叫发白雨。

  过了一会A和B淋的一身湿回来了,说他们晚上团建去了,有妹子,还喝了不少酒。

  洗澡回来A说好像受凉了,再加上喝了酒,头晕,先睡了,接着B也附和说醉了,就上床了

  这时寝室四个人,就只剩我一个还没睡,雨还没停,再加上风声呼啸,吹到身上让人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听着舍友的呼噜声,倒也没觉得有多怕。

  午夜时分,半梦半醒之间,我隐隐约约听见一阵吹唢呐的声音,就像是办丧事的时候吹的那样,其间还夹杂着呼呼风声。

  我几乎下意识以为声音是电影里传来的,然后一摸耳朵,耳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掉了!

  卧槽!那一瞬间我就睡意全无,猛然抬头,只见电脑屏幕一片黑,早就因为没电关机了。

  在黑暗里我侧着耳细细听那声音,时远时近听不太清,唢呐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人的哭嚎声,让人胆战心惊。

  黑暗里只有我的手机亮着幽幽白光,映在我惊恐万分的脸上,鬼知道我当时多害怕。

  万幸的是不一会C终于醒了,表示也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但我俩都不敢下床去看,就狗在床上在宿舍群里水消息(打电话也不敢),期望能把剩下两个货吵醒。

  我和C就这样心惊胆战熬了一夜,终于等到天边鱼肚泛白,一缕金芒刺破云雾,那奇怪的声音才慢慢消失,我和C也放下心来,终于忍不住睡意,沉沉倒去。

  ”害!别提了,梦见在隔壁荒地里抬了一晚上棺材,差点累死了!“A不满地吐槽道。

  我觉得大概是我梦魇被魇住了吧,有点像是鬼压床的感觉,本人**次这么可怕的梦(我觉得很可怕的那种)

  先说一下,我是个平时挺喜欢恐怖片的人,类似 招魂 那种,或者看一些丧尸电影,有时候也会做梦梦到被丧尸追着跑啥的,但能把我吓到的梦只有这么一次

  我和我的一个姐妹(忘了是谁了,好像不认识)在路上走着,边走边聊天,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感觉地点好像是学校附近,那种红色方块砖的路边小道,在我们大概差二三十米走到这条路的拐弯处时,突然出现一个男的,他从那个拐角正对着我们走过来,他穿的衣服是烂的,衣服裤子都是破破烂烂的,然后我抬头看到了他的脸!不能说那是个正常人的脸,简直像是被人做了生化实验一样,有很多包,不是痘痘,是包!大小不一样突出来的包,他的左眼被挤到了脸颊上,头上和脖子上也有很多包,只有稀疏的几根头发。

  他走路很慢很慢,走路姿势很奇怪像是手脚被打断又重新接回去还没接好的那种畸形,他一瘸一拐的朝我们走过来,我本来还是不怕的,但他走的越近我就越慌,想转头就跑,但他直勾勾的盯着我,我想:要快点从他身边过去!

  我承认我怂了,他越来越近,感觉他眼神里的疯狂,我偏过头去想和那个姐妹说快走,结果她不见了!不见了!整个街道就只有我和那个“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他锁定了一样,我想跑,可是我站着根本动不了,就像被定身了一样,只能睁大眼睛看他畸形的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我想尖叫,但张不了嘴,在他快接近我的时候(大概离我有个五六步),我想起这是个梦,必须清醒过来,不然就完了!

  离我越近他眼睛里就是那种得逞的感觉,好像很愤怒,非常恨我(让我有种要被sha了的感觉),感觉自己汗毛都竖起来了,后来我突然睁眼,就在他马上要和我面对面的时候,这个梦醒了,记得当时是冬天,盖的被子挺厚,清醒了的我不敢动,不是不能动,是不敢动!我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可能过了两个小时的样子,可能那时候才回过神去摸枕头边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快到六点了,就再也睡不着了(被吓的)。

  可能你们体会不到我的那种害怕,但是我平时梦到丧尸我都是不害怕的,到这个我确实不知道怎么了,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丧尸那种,他有思维而且目标就是我!他那种眼神太可怕了,长得也可怕,各位要是联想不出来的话,可以参考一下下水道的 ‍♀️ 的后面那个脸,不过这个男的不止是脸上,还有头上脖子上都是类似这样的包,五官严重变形的那种(好像就右眼还在位置上)!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为什么在我的梦里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连自己身体主导权都没有,就被钉在原地!以前梦到丧尸什么的,我能跑能跳的,这次怎么……还好醒的及时,不然我会不会真的被他sha了

  初中某一天晚上睡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就醒了睁眼看见我脚的那一边站着一个女的。当时我还在想这可能是个鬼(白色裙子头发披散着的看不清楚脸长得还不是很高)

  当时想看的更清楚就想拿眼镜,眼镜就在床头柜上但是又不敢伸手拿,于是就躺床上我看着她她一动不动的好像也在看我。看了几秒后我莫名的开始害怕就闭着眼睛告诉自己这是假的,闭了几秒睁开看看她还在不在,结果她还站在那,然后恐怖是事情发生了

  她朝我走几步离我的脚更近了!眼睁睁的看着她朝我走过来!当时表面上很冷静,实则内心慌得一匹,真的怕她把我带走。

  第二天醒了我先是试探性的问我妈她昨晚来过我房间没有,我妈说没有来,然后我就把晚上的事告诉她了,后来取了几根柳条放在床底下一放就是几年。

  从小一直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鬼怪之事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直到初三发生的一件事,才改变了我的看法。

  初中时,有一两个比较要好的兄弟,每到周末就会相约去打球,长此以往,便也就成了惯例。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五,放学后还是老规矩,和兄弟约好吃完晚饭就去打球。

  初三时,为了中考,父母管得比较严,也就周末晚上有时间可以出去放纵一下,所以每每到了周五晚上,心情总是比较激动。回家匆匆吃完饭后,眼看着天黑了下来,由于阴天的关系,天格外的黑,正值深秋时节,又给本就漆黑的环境添加了一丝阴郁。爸妈说看着天要下雨,劝我不要出去,但我年轻气盛,即便下雨,又有什么要紧的,于是不顾父母的阻拦,便出了门。只不过,这一次,我有点后悔出门了。

  我家离我同学家直线距离也就是一公里左右,走大路的话,大约是两公里,因此,一般情况下,我都会选择走近路过去。所谓的近路,要穿过一个城中村 ,穿过去再走一拐就到了。

  今天真的不太寻常,连路灯都觉得不如平时亮,街上也不如平时热闹。走着走着便到了经十路,在过马路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看着绿灯亮起,我抬脚就走,走到路中间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我下意识的便往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一辆左拐的面包车呼啸而过。这辆车几乎是贴着我的脸过去的,由于我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一劫,但我旁边那个骑自行车的女人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瞬间被撞倒在地。奇怪的事,我当时内心毫无波动,没有任何庆幸和害怕的情绪,我就这么过了马路。过去走了一会之后发现救护车也来了,因为马路对面就是医院,所以车来的比较快。

  我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小插曲,完全没有在意,五分钟之后,我来到了这个城中村。一如既往的昏暗,但是隐约又感觉和以往不同,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个村子居然没有一户是开灯的。只有村中间的公共厕所闪烁着昏暗的灯光,难不成停电了,也不对,停电的话,厕所灯也不会亮啊。没想太多,我便继续往前走,安静的时候,人就容易想太多,我越走越害怕,越害怕走的就越快,到*后几乎变成了小跑。走到公共厕所的一瞬间,原本就闪烁的灯光居然灭了。

  这下子我彻底慌了,小跑变成了狂奔,等到跑出这个小村子的时候我已经满头大汗。终于到了我朋友的小区,然后整栋楼两个单元的灯几乎全都是灭的,只有我朋友那一单元一楼还亮着两户灯光。可当我走进去的一瞬间,这两处灯光也同时熄灭了。我跑到二楼时,隐约听到了有女人的哭声,壮了壮胆子,没去多想,又上了三层后终于到了我同学家。我俩拿篮球下来的时候,我还给他讲了刚才的事,他不在意,说我一定是幻听了。

  我们两个聊着天,不一会就到了球场,今天运气不错,三个场地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可我俩刚踏入球场,两边的灯又灭了,两个人面面相觑,这还打个锤子。于是带着不满,便又回到了楼底下,他上去放球,我在楼下等。等他上到二楼,女人的哭声再次传来,似乎比刚才更大了一些。他这次相信了我的话,在楼上跟我说他不下去了。我再也待不下去了,一路跑回了家。

  小孩容易害怕,忘得也快。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便只剩好奇了,便想白天再把这条路走一遍。白天走果然没有任何异常,但当我走进小区,却发现两边摆满了花圈。难不成昨天是有人去世了,家属伤心?不应该啊,伤心的话,为啥只有一个人的哭声,还那么幽怨。

  直到今天,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天我会退那一步,也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哪灯灭到哪,更不明白哭声和花圈到底有何种联系。不过有了这一次后,我遇见怪事的经历便变多了。